發布時間:2017-11-22 10:33發布單位:集團辦公室 點擊:

 想念父親

印象中父親很高大,肩膀很寬,面膛俊朗,能給他守護的人兒以特別踏實的安全感,也是一個實在的美男子。

    印象中父親又很矮小,肌體消瘦到只剩皮包骨,十幾年來似乎一直穿著同樣的一身衣服、手拄著同樣一對木頭塊,從來不曾更換過。

  印象中父親很堅強,哪怕身軀只還活著半截,但他的心從未放棄對生活的熱愛和追求,也從不停歇忙碌的雙手。

  印象中父親又太脆弱,終于還是熬不過這一身的疾病磨難!

  2017106日,父親很突然地就走了!走地很安詳,也幾乎沒有受太多的委屈和痛苦,那一刻,有那么一陣發自內心地替父親感到輕松和高興吧,因為父親走了,從此就意味著他永遠地脫離了病痛的摧殘折磨,從此真的就“解脫”了吧!悲傷混合著欣慰,一種難以言表的矛盾內心。

  這許多年來,父親是我們這一雙孩兒心的歸宿。每每回到家,能夠看到父親還在院兒里齟齬前行,心里難受的同時,卻也是幸福的,因為父親還在,家就還圓滿著!然而父親突然離去,心里突然就有一種莫名的空落落的感覺,尤其想到諾大的一個家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常年再無人居住,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我們攜妻帶兒地回來住上一兩天,心里就真的好難過。父親走了,家也就不成為家了!

  嘴上說著無所謂,心里滿滿地都是苦澀的味兒。從十七年前的九月,父親臥病的那一天,尚還年幼的我就已經做好了父親隨時都會離去的準備。但是十七年的時間,父親在莊前屋后磨出了一條獨特的路徑,也幾乎磨滅了我曾經的那份憂慮。在我的潛意識里,我甚至覺得父親終會像太爺、像我奶奶那般至少活到80歲,因為父親是那么善良的一個好人,老天爺應該早就被感動到了吧,它一定不愿讓父親太早地離開他一直深愛著并無私守護的這個家,他的一雙寶貝兒子,還有他那一雙嗷嗷待哺的小孫兒,父親尤其地喜愛這雙孫兒,他要伴著孫兒們長大、成人。

  父親下葬那一天,跪在父親的墳前的時候,似乎是我最難過的時候,我想到了父親的點點滴滴,我痛恨老天的無情,我想與父親互換靈魂從而化身父親的身軀,我想替父親承受這份罪業,用我尚還算蓬勃的生機換父親再活上一世。可是老天無情,終究成全的仍舊只是抱憾。

  父親走了,卻總忍不住望向父親留下的那條路,似乎還能看到父親手里緊握著塑料口袋拽著一袋填炕艱難地向前挪動的身影;走到父親的蔬菜園,辣椒、茄子、西紅柿......仍無憂無慮地掛滿著枝頭,正在奮力地揮霍著這些父親用一生澆灌的青春年華;走進父親常臥的廚房,總是不由自主地第一眼就望向父親常常睡覺的土炕那一角,父親似乎仍要吃力地去伸手去拉動燈繩,給孩兒照亮那無盡路途的前方......

  爸,曾經不孝的孩兒沒有善于表達對您的愛。無盡的夜里,孩兒好想再看您一眼,好想您再能伸手向我討上一杯水、要上一個果子......  

                                                        集團辦公室 李彥龍/文     

(審核人:唐聲辦公室)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